月博官网-月博首页登陆-月博首页登录入口

当前位置: 月博官网 > 月博首页登陆 >

中美南海角力:我军曾在南海上空击落9架美军飞机

时间:2018-01-15 19:04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 作者:佚名 点击:
中美南海角力:我军曾在南海上空击落9架美军飞机不要打破那里的安静,请轻些...... ——题记 在老水兵写的《退役水兵上校:亲历南海撞机事情》一文中从前提到,王伟的长辈战友,曾在南海上空发明过击落美军9架飞机的战绩。 老水兵从前担任过《人民水兵报》驻水兵航空兵记者站站长,屡次采访过这些击落美军飞机的飞翔员。 下面,老水兵就给我们讲一讲是怎么样把这些美军的飞机打下来的。 歼-6战役机,共出产了5205架 。 从航母上起飞的美军战役机 在吾南海打“擦边球” 1964年8月,南我国海烽烟骤起! 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侵入北部湾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武装寻衅,并派出飞机连续轰炸越南北方,制造了震慑国际的“北部湾(即东京湾)事情”。8月7日,美国国会经过《东京湾决议案》,授权总统在东南亚运用武装力量。 与此一起,美国差遣航母编队进入南我国海游弋,并派飞机对吾国沿海和内陆进行侦查,严重威胁吾国安全。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军用战役机在吾南海采用“擦边球”战术,进行打扰和寻衅。 当时中央军委给予的方针是,军事奋斗要服从外交奋斗、不给国家制造费事,一般不自动进犯美机。 就像王伟撞机事情中的景象一样,水兵航空兵前哨官兵一向压抑着愤恨的心情。 美国第七舰队“突击者”号航空母舰 1965年4月9日,4架F-4B型“鬼怪式”战役机,从美国第七舰队“突击者”号航空母舰上起飞,向吾领海线飞来。F-4B型“鬼怪式”战役机号称国际最先进的战机,空战及对地进犯才能都较强,机载麻雀-2型空空导弹为半自动雷达盯梢制导。 从陵水机场起飞的吾军飞机迎战美机 8时34分,吾戒备雷达发现在榆林正南110公里处美水兵F-4B舰载机一批4架,正向吾领海逼进。 指挥所即令在陵水机场(也是后来王伟驾驶81192起飞的机场)担负战役值班担负战役值班的谷德合中队(1号机大队长谷德合、2号机飞翔员程绍武、3号机中队长魏守信、4号机飞翔员李大云)驾驶歼5型战机反击。 8时43分50秒,4号机李大云陈述:“后下方1000米发现敌机!” 此刻,吾4号机李大云已处于被美机咬尾的被动局面,但彼临危不乱,向左压杆,朝美机来袭方向作大斜度急转弯摆脱,美机冲前。李大云紧接着反扣下去,咬住了美机,并恳求进犯。 带队机长谷德合严格执行对美机不首要进犯的规则,答复:“不要进犯,回来编队。” 李大云抛弃了这个绝好的进犯时机,左转赶队。美机右转下滑逃窜。 在美军航母上的F-4B型“鬼怪式”战役机 8时55分,李大云飞机的护尾器尖锐地叫了起来,美3号机再次咬住了吾4号机李大云。彼当即大斜度转弯进行摆脱,迫使咬尾的美3号机冲前,又一次变被动为自动,咬住了这架美机,再次请示进犯。 就在李大云请示的时分,美4号机又咬住了李大云,并发射了2枚麻雀-2型空对空导弹。李大云从护尾器中听到一声嘶叫,急转避开。这2枚导弹一向向前冲去,击中了被李大云咬尾的美3号机,美机当即起火下坠,腾空爆破。 李大云一边陈述“敌机发射导弹!”一边操作飞机反扣过来,又咬住了美4号机,美机匆忙以大速度下滑逃跑。 9时01分,谷德合接到归航的命令,在随后起飞援助的一个比斯飞机中队和一个歼-5飞机中队的保护下,悉数安全返回陵水机场。 当日,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说:“美国没有侵入我国海南岛上空,交兵是在海面上进行的。” 但事实是:美国水兵航空兵的F-4B飞机的残骸和空对空导弹都坠落在海南岛的陆地上。 从“不惹费事”到“坚决冲击!” 当天,这次空战的陈述由周恩来总理转送到了毛泽东。 既然入侵者已经在我国领土上空发射了导弹,毛泽东当即指示:“美机昨日是打听,今天又是打听,真的来寻衅啦!既来,就应该坚决打。” 从此,吾对待入侵美机的方针,便由本来的一般不予进犯,转变为坚决冲击。 毛泽东主席还亲身点将,命令水兵航空兵的主力部队、素有“低空霸王团”之称的海航10团以及地点的四师转进海南岛,抗击入侵寻衅的美机。 今天“海空雄鹰团”超低空巡航。 10团的雄鹰进驻海南海口机场,枕戈待旦,并连续击落三架美军无人驾驶侦查机。 1965年9月20 日上午,美国F-104型战役机一架,飞临海南岛西岸,在吾领海上空忽进忽出,擦边寻衅。 10团大队长高翔、副大队长黄凤生驾驶歼6飞机机腾空迎战。这种飞机刚刚配备海航部队,是国产第一代喷气式战役机。 F-104是美国当时最先进的飞机,带着2-4枚“响尾蛇”导弹。 奸刁的美机从吾空域擦边而过,拐向公海…… 指挥所判别:美机可能利用其北部湾的加油航线飞翔,乘吾不备,俄然入窜,遂令高翔双机到加来上空等候反击。 公然不出吾所料,美机俄然改动航向,由西向东贯穿吾雷州半岛南端。 指挥所捉住战机,决断命令:“双机反击!” 高翔双机以最大速度扑向美机,紧紧咬住方针。 在距美机只要291米时,高翔猛按炮钮,一个长点射,直打到39米时才脱离。美机当即起火爆破! 新华社当即向全国际发布音讯:我国人民解放军水兵航空兵部队,今天上午在海南岛上空一举击落美帝国主义F-104型战役机一架(机号83),并活捉美军上尉飞翔员菲利浦.史密斯(号角4360)…… 中美南海上空比赛,战绩为:9比0 1967年6月26日16时51分,吾戒备雷达发现在海南文昌107度方向有美机2架,朝吾领海飞来。 海航指挥员判别:美机妄图以过航的国际航线班机作保护,从铜鼓角至陵水一带侵入。即命令正在战役值班的副大队长王柱书、飞翔员吕纪良驾歼-6双机起飞,直奔战区。 此刻,美机忽而侵入吾领海,忽而逃出,与吾玩起了“擦边球”战术。 指挥员命令吾机沿海岸线飞翔,背向阳光,监视美机意向,以便于从内侧切击入侵者。 17时18分,美机在陵水170度方向,间隔55公里处右转,又一次侵入吾领海线。指挥所命令“跟上去,注意看清是F-4C,坚决打掉!” 美军F-4C战机 王柱书绕到美机尾后,当吾机距254米时,王柱书按动炮钮,3炮齐射,打掉了美机的右水平尾翼,并命令僚机持续进犯。 僚机吕纪良听到长机命令彼进犯时, 3炮齐射,击中美机机翼根部。美机当即起火爆破,坠于榆林以南领海线内。 1968年2月14日,吾戒备雷达在距陵水东南230公里处发现美机两架,向吾领海接近。吾上级指挥员下达了“紧密监视,入陆即打”的指令,并命令副大队长陈武录、飞翔员王顺义驾驶歼-5飞机起飞,到万宁、乐会之间空域,往复巡查待战。 2分钟后,吾飞翔员在左前方15公里处发现美机2架,并识别出是A一1H型单发活塞式螺旋桨舰载机。 指挥所命令:坚决地打! 陈武录与王顺义一起进入进犯,陈武录将美僚机打了个空中开花。王顺义将美长机击伤,没有来得及飞回基地,坠于南越岘港外海。 1970年2月10日,吾水兵航空兵飞翔员周新成、祁德起在海南岛上空,再次击落一架美军无人驾驶侦查机。 从1965年到1970年,吾水兵航空兵在海南岛上空,先后击落美机7架、击伤1架,并迫使美军击落自己的飞机1架,以9:0的优异战绩,保卫了祖国领海领空安全,保护了中华民族的庄严。 跋文: 在南海上空空战中被活捉的美军上尉飞翔员菲利浦.史密斯于1973年冬被释放回美国,1978年提升上校,1989年退休。退休后的史密斯即到我国拜访,并于1989年10月18日,与高翔在上海饭馆碰头。 史密斯与高翔一见如故:“高先生,那时吾们是刀枪相见的敌人,而现在吾们是朋友。” 史密斯还伤感地通知高翔:“吾在我国等于度假七年。只是吾的妻子,经不起长时间寂寞,早早离开了。” 高翔将一架歼8-Ⅱ(也就是后来王伟驾驶的81192的机型)飞机模型送给史密斯作为礼物。 酒桌上,高翔和史密斯推杯换盏,史密斯早已喝的晕头转向。当史密斯问高翔有什么业余爱好时,高翔也没少喝,幽默地说:“吾第一是喝酒,第二才是交兵。” 史密斯说:“吾酒量小,不可!所以才被尔打了下来。” 当然,这仅仅是两名职业武士之间的打趣。 其实,化干戈为玉帛,是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。虽然这些年来,南海之争嬉闹得跃跃欲试,一触即发,但吾们彻底有理由信任: 跟着我国国力的增强和国际平和力量的增长,南我国海必将铺满平和的阳光,更多地谋福于人类。 (责任编辑:admin)